企业家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企业家企业家>

        “中国有句话‘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们一直为此努力,水井坊[17.42 1.16% 资金 研报]一直为此努力!”2012年6月的一个上午,在一群合作伙伴和媒体面前,柯明思兴致勃勃的用略显蹩脚的普通话展示着他的信心。
        时隔半年之后,在水井坊(600779.SH)任职近三年的他选择从水井坊离开,下一步,他将会出任洲际酒店集团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一职,进入洲际酒店集团全球执行管理层。而这种跨界跳跃,也预示出合资企业中外双方磨合过程中要触及到的本土企业的“江湖”。
        “他在帝亚吉欧担任中华大区董事总经理这么多年的时候,还要向亚太区汇报,进入洲际酒店集团则是列入全球执委层面,可以说是高升。”一位熟悉柯明思的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柯明思印象
        作为英超切尔西的球迷,柯明思是一位非常随和的外企高管,一次聚会时他唱的那首《It`s my life》令人印象深刻。
        2004年,出生在英国的柯明思出任帝亚吉欧中华大区董事总经理。在此之前,他曾担任帝亚吉欧印度洋酒业总经理以及帝亚吉欧亚洲新兴市场商务总监。2010年3月17日,四十岁的柯明思正式开始担任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上述人士介绍,柯明思非常了解中国本土的文化,也非常具有业务头脑和务实精神,人际关系的处理也非常不错,在市场、销售、公共关系、人力资源等方面都有自己的深刻理解,“洲际酒店聘请他过去本身是对他本人的一种肯定”。
        2010年3月17日上午,正逢成都糖酒会,本报记者曾参加了水井坊在公司总部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这次股东大会的主题是审议《关于转让所持四川全兴酒业有限公司55%股权的议案》,柯明思在投资者面前亮相,但言语不多,当天水井坊董事会聘请柯明思为公司总经理,公司董事王仲滋不再代理总经理职务。
        正是在这次股东大会上,遭遇一位投资者质问的水井坊大股东全兴集团董事长杨肇基称,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案重演可口可乐并购汇源被否结局的可能性不大,无论是四川省商务厅、四川省政府,还是商务部都很支持,“汇源在国内果汁市场的份额是多少?我们的酒一年的销量才几千吨!”柯明思则言辞谨慎,他称,帝亚吉欧全程参与了与政府的沟通,“得到的反馈是非常正面的”。
        全兴集团“江湖”
        柯明思离职后,不少猜测认为是业绩不佳导致其辞职。但据本报记者了解,这只是一种猜测。
        业内人士分析,2008年和2009年,水井坊净利润分别为3.14亿和3.21亿元,这意味着他接手水井坊总经理职务之前,水井坊已经出现了一些业绩增长乏力的迹象。其后的2010年,水井坊净利润同比下滑26.57%,水井坊成为当年不多的净利润下滑的白酒上市公司之一。
        水井坊早期一度以价格高过五粮液[25.58 0.31% 资金 研报]的形象面世,但熟悉水井坊的人士指出,作为一个新设立的品牌,与茅台、泸州老窖[30.69 0.10% 资金 研报]等相比,帝亚吉欧斥巨资并购的水井坊本身在品牌根基上就有所欠缺。
        有业界专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与水井坊多年来采取的大区域代理制过分依靠经销商、渠道不够精细化有关,且水井坊的管理层在2010年之后的两年一直面临着股权转让不确定,资本运作牵扯了管理层的不少精力。
        本报记者了解到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显示,水井坊大股东全兴集团作为一家由国企MBO而来的白酒企业,先后经历改制、引入外资、出售名酒全兴大曲等难关,必然有自身的风格和“江湖”,与所有中外合资的案例一样,都会存在合资双方磨合的过程。此外一个侧面是,投资者对水井坊公司的一些疑问。2011年6月,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提出疑问,公司的管理层组织结构有16位副总经理和经理助理,水井坊公司高层回应称,公司几位副总经理年龄较大,聘任总经理助理是为公司储备人力资源,目前,公司副总经理李溢中先生、薛常有先生已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公司逐步理顺后,高管人员数量与业务规模关系渐趋合理。上述熟悉水井坊的人士提及此现象时也对此表示不理解。(引自第一财经日报)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3012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234567
版权所有 亚洲财富论坛
技术支持 上海裕崇广告有限公司